开启左侧

那些深埋在记忆中的往事

[复制链接]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9-24 16:00:51 |阅读模式
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我解剖更需要勇气了。。。那些往事,压在心头,成了背不起来的大山。就在今天,我愿意让那些前尘往事,在我的十指间,在我的键盘上,像潺潺的流水,缓缓地疏泄出来,若是有幸得到几位看官莅临此贴,请你们不要被其中的负能量所累,只静静的看变好,这只是我发泄心情的一种方式。
我已经几个月变得昏昏沉沉了,后脑似乎被灌了铅一样重,有恍惚那么一刻,我多想化为这大地上的一抔黄土,回归最初的地心引力。肺部仿佛永远缺少一种张力,我才刚刚过了双十之年啊,那么年轻,怎么可以像年过半百的老人?

我的身体有点吝啬,他每次只允许我吸进一点点的氧气,我连大口喘息都变成一种奢望。医生说我可能得了焦虑症,我试图把自己变得开朗,我和那些天生幽默的人交朋友。暂时起到了一些效果,但笑过之后,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,更糟糕的是,我的笑点变得越来越高,能让我开心的东西越来越少了。
一如现在的我,我不能太多的思考问题,因为只要我开动脑筋,我的病情就会加重,我的胃会痉挛,有一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。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,人存留于世,总得留下点什么,哪怕是只言片语,也不枉此生来过。

我的小时候,我在乡下玩泥巴的时候,是我活这二十多年最开心的时候。那时候家里很穷,穷到什么程度呢?穷到手里捧着那窝窝头,菜里没有一点油,这个程度。我最愿意做的是穿着母亲缝制的开裆裤,弄一堆泥巴在村子里打稻谷的碾盘上从白天玩到黑夜。
我很晚才学会数数,现在回想起来,父母那时应该把我当傻子对待的。因为村子里的小伙伴们都在一起玩耍,我却特立独行的与村子里的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傻子玩耍,加之我从小就不爱说话,他们把我当成一个弱智也没什么不妥。好在我很乖,所以父母和兄姐都对我很好。有一天我得到了一个噩耗,与我一起玩耍的傻子在河里玩耍被淹死了,我为此难过了好久。从此我就一个人自娱自乐了。。。

只到有一天,我突然当着母亲的面从一数数,数到了六十,父母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我一点都不傻,只是我内向的性格掩盖了我的能力,这种性格一直伴随到我现在,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定,一个人的性格不是轻易能改变的。要不就没有三岁到看大,十岁看到老这句话了。
我的智力并没有障碍,所以父母就开始筹备着让我上学了,这无疑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,父亲就去跟老师说情,说什么庄稼还没收呢,家里置不出闲钱,希望我的学费能缓一缓,好在那时候民风够淳朴,老师们虽然都比较严厉,但是都是良心教师,基本都让我先去上学。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10-6 13:02:48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10-6 10:36
你的故事满满的全是感动和正能量,不管我认不认识你,现在我觉得都可以称之为正在认识了解中了 ...

谢谢你真诚的评价!写这个很难,但我会坚持写完的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0 收起 理由
雪在天 + 10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9-24 16:5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想知道你是哪位,怎么写得这个人我好像不认识呢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9-24 18:07:08
入了学,一切都变得新奇起来。由于太过遥远,我已经记不清我的学前班是怎么度过的了。依稀记得,母亲给我用粗布做的书包,我背上去会显得格外的精神。我会屁颠屁颠的跟着同村的大孩子们上学,虽然他们聊着我不懂的内容,虽然他们对我这个跟屁虫不怎么待见,可他们是那样的见多识广,那样的魅力四射,他们的不屑一点也影响不了我对他们的崇拜。
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喜欢课堂上的氛围,我的老师是个中年妇女,有着高大的个子,健壮的身材,皮肤有些黑。她总喜欢强迫我们做她想做的事情,对不听话的男同学狠狠的打压,对那些女同学却宠爱有加,现在回想起来, 大概她是深受了女要富养,男要穷养这种思想的严重影响,以致把它们纯属的运用在课堂上。班里有个男生为了得到老师的青睐,经常和那群女生一起玩抓石子,跳皮筋那种游戏,走路说话也变得娘里娘气,我曾对此嗤之以鼻。


那时我们的桌子凳子都是师兄师姐们用了几年的旧物件,有的凳子坐起来吱吱咛咛,所以老师在班里大肆宣扬站得正坐得端理论,有时候应该被凳子夹住屁股也不敢乱晃,因为一晃就要发出响声,等待你的就是罚站或者老师的小竹棍。
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学习才开始变好的,当时我比较喜欢我的那个语文老师。她是个女的,从县城来的,一直鼓励我,你能行的,不要让我失望哦。本来我就打算破罐子破摔了,她这么一来二去的让我很不好意思,我只好乖乖的听课,这一听倒好,越听越有意思,老师讲的东西真奇妙啊,什么加减乘除,什么造词句,什么作文,统统难不倒我了。但是最让我讶异的是,我竟然考了全班第一,还能将这个记录一直保持下去。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9-24 18:09:09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9-24 16:53
好想知道你是哪位,怎么写得这个人我好像不认识呢

我是一个小角色,不出名的人,还是看我写的东西吧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9-24 21:3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无聊乱写 发表于 2013-9-24 18:09
我是一个小角色,不出名的人,还是看我写的东西吧

那继续期待,写到最后可能我就知道了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9-29 16:36:57
我不知各位看官有没有这样的事情,反正我在小学的时候,就开始做暗恋这种事情了。那时候的感情确实是懵懂又青涩的。前边已经交代了,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成绩大好,小孩子嘛,自信心有点膨胀,眼里谁都看不起。
那时候班级里转来个女同学,怎么形容她呢 ,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个软妹子。当然在那个年代还不没现在这许多的丰富词汇。她有一头乌黑的中长发,用皮筋扎在脑后,讲起话来特别有礼貌,特别软,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。反正我瞬间就被征服了。


但是你知道啊,我是班级第一名,高傲的第一名,那时候在班级里说话好使的都是学习好的。因为老师会罩着我们,没有人管你有不有钱,打个比方,我们跟的大哥是最大的,所以谁都得给你面子。
可是心里喜欢那个女孩,你又不能表现出来,因为你走路从来都只会高昂着头颅。但是靠近她的时候,你的心脏仍然会砰砰乱跳,在心爱的人面前,所有的伪装都像是纸糊的围城。


我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偏僻的乡村,对远方有着心怀已久的向往。我总会指着书上的地图默默的想,这个地方,有连绵的群山,那里的空气清新如薄荷的香味,那个地方,有无际的草原,那里的骏马扬蹄如飞。在我童年的梦里,还有那多情妖娆的大城市,华灯初上的时候,有夜不归宿的俊男靓女,那里的霓虹耀眼,璀璨在我所有的憧憬里。
我听其他的同学说,我暗恋的女孩从首都北京来。北京啊,我印象中的北京有天安门,长城,和故宫,那同样是一个神秘有让人向往的地方。为了讨好关系,我故意用一口别扭的普通话跟她聊天,因为我听说那里所有的人都讲的是普通话,而不是我们当地的方言。


虽然后来我得知她也是我的家乡人,会讲我们那里的话。以现在的眼光去看,很可能就是进城务工人口的子女。也许她的身上没有那么多的光环。但这些都丝毫不会降低我对她的好感,没有人会对一个礼貌又温柔的女孩带上有色眼镜,何况我从来都认为人生而平等,我也是贫穷人家出身的孩子。
我对那个女孩的暗恋一直持续到我的小学毕业,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跟她说出任何倾慕之言。时间给我的只是夜晚临睡前的煎熬和课间的不住凝望。也许是那时候的原因,我至今仍然对那种性格温柔,善解人意的软妹子没有抵抗力。我唯一做的自认为出格的事,是我们毕业考试的时候,我给她传了小纸条,而她可能并不知道是我传的。她后边的是我一个同班同学,我坐在她的右后方,我记得她是羡慕的“羡”字不会写。就问那个同班同学,但是那个同学也不会,因为我一直关注着她,所以就扔了一个小纸条过去,我看到她十分紧张的抄了下来。当时我也很紧张,因为怕被取消考试资格,那是我们最重要的考试,关系着上最好的初中。她是做了半天题才发现我的小纸球在她的桌子上的,所以我觉得她不知道是我扔的。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10-2 09:5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无聊乱写 发表于 2013-9-29 16:36
我不知各位看官有没有这样的事情,反正我在小学的时候,就开始做暗恋这种事情了。那时候的感情确实是懵懂又 ...

好浪漫啊,这么默默地奉献,她都不知道是你仍的,不过至少应该让她知道你是喜欢她的吧,不过小学是太早了点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10-4 16:14:33
“爸爸,你为什么一直叹气?”我望向床上翻来覆去的父亲,担忧的问道。我想我的这一辈子,可能永远无法忘掉那晚的情景。天色已晚,窗外隐约的星光透进屋子,我却什么也看不见,所有的景象在我的眼前模糊着,耳边是父亲的床在他翻身的时候“咯吱,咯吱”的响声。我不敢去想象,在那个遥远的晚上,是否有一个无助的老人在为他的小儿子辗转难寐。
哥哥在乡镇上初中,平时在学校寄宿,周六周日的时候回来休息。每次我的哥哥回来的时候我都很开心,他会讲他们学校里所有的新鲜事,那时的我会仰着头,眼前会浮现出想象的画面,这些画面都来自于他讲的故事。哥哥会唱他刚学会的流行歌,不识音律的我也会跟着他大声的唱,我总觉得像他那样大声的唱歌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。那天下午,父亲坐在靠门的凳子上一边咳嗽一边看书,哥哥和我坐在灶堂的柴火堆里,他小声对我说:“你知道么?爸得了癌症,没有多少时间活了。。。”


“娃啊,我是担心你啊!你还小,我死了你可怎么办啊?”我不明白,为什么平时成竹在胸的父亲也有这么无力的一面。幼稚如我,竟然也想让父亲相信自己的谎言,我自信满满的安慰他:“爸,你不会死的,你能活一百多岁!”因为平时他对我开玩笑的时候说自己能活一百多岁。父亲笑了:“傻孩子,这是不可能的,没病也活不了那么久的!”我固执的与他争论,他只是乐呵呵的无言。
儿时的我,总以为大人是不会说谎的,何况他还是我的爸爸。他说自己能活一百二十岁,我一直记在心里,所以在他离开后的很久一段时间,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我不明白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,你知道,父亲是孩子眼里的山,父亲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,他是你的第一个偶像,未来茫茫渺渺,我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?


升入初中后,似乎一切都变了,我眼中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,这个人间炼狱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,伺机把我咬得血肉模糊。我儿时的安宁将不复存在,我以为的美好都为梦幻泡影。我第一次见识到在一个学校里,能划分那么多的种类。那种不学习的同学可以拉帮结派,怀里揣着小刀,耳朵里塞着随身听。他们懂得如何追女孩,懂得怎么揍人。
我的老师不再和蔼善良,整个校园充满了嘲笑和暴力。食堂的饭碱性太大,导致我害了眼病,整天睁不开眼,顺着眼睛流水,所以我没法及时的读书和做题。我还记得我的那个生物男老师,因为我背书没记住,他就打了我十来巴掌,脸火辣辣的疼,可我从不会为此落泪,因为我从小就知道,眼泪不应因懦弱而流。我从来都相信因果报应,那些做了坏事的,终将不得善果。
匿名  发表于 2013-10-4 16:15:23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10-2 09:56
好浪漫啊,这么默默地奉献,她都不知道是你仍的,不过至少应该让她知道你是喜欢她的吧,不过小学是太早了 ...

嘿嘿,小时候爱瞎闹~
雪在天 发表于 2013-10-4 16:33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无聊乱写 发表于 2013-10-4 16:15
嘿嘿,小时候爱瞎闹~

我越来越好奇你是谁了,期待更新中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